第二十章 互相擁抱 這就像一則故事。 闔上書本,抬起頭,她會看見她的家人、朋友、或是愛人,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,無論彼 此才剛度過平靜的片刻,或是剛發生過一點爭吵。 這也像是一場夢。 就算閉上眼什麼都無法看見,但只要張開雙眼,走出門,她就能夠碰上許多許多的人,可 以選擇要進去哪一間店,或是買點喜歡的東西。外面可能下著雨,或是晴天,也或許天上 出現了一道彩虹,轉瞬間就消失。 這就像一則故事。琪芳闔上了手中的筆記本。 然而所有人都被寫在這則故事裡。她看著眼前的樹林,明白那些習以為常的日子消失無蹤 ,她被困在這場遊戲裡,已經無法回頭。 那扇門不知道有多高,銀白色的,憑空出現一般,後方沒有連接任何東西,獨自佇立在漆 黑的懸崖上。 情歌王子仰頭看著那扇門,不知道它通往何處,他朝那邊走去,不知不覺越靠越近、越靠 越近,甚至看見了門板上精細的刻痕。那是和廣場上的石板相似的痕跡。 該回去了。 情歌王子的直覺這麼告訴他,他似乎距離廣場有一段路了,而且遇到這麼詭異的事,他不 應該自己一個人行動。 但是這扇門到底通往哪裡──也或許他們可以從這裡出去。情歌王子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完 成一些什麼,至少不要再是一個累贅。 手摸上門板,情歌王子看著那扇門,忽然想起了遙遠的過往。 從以前開始,他總是躲在後方,就連話也沒辦法好好說。還有那個時候也是……如果他的 動作快一點,是他去把撲克拉上來的話,撲克就不會變成鬼,也不會被殺。 有那麼多事是他可以做到的,但是他沒有辦到。情歌王子覺得自己總是在拖累別人。他覺 得自己在這裡毫無意義。 「……王子?」 情歌王子回過神來,他發現自己推開了門,站在那一大片漆黑前不知道恍神了多久。 轉過頭,過來的是琪芳,她手中拿著那本筆記,情歌王子立刻明白琪芳是過來找他的。他 又給別人添了麻煩。 「我……對不起,我是不是離開太久了?」情歌王子,收回手讓門在眼前闔上。「剛剛… …我這就回去。對不起。」 「那是什麼?」琪芳也見到了那一扇門。 「我不知道。」情歌王子皺眉道:「也說不定我們可以從這裡出去,但是──琪芳?」 琪芳看著那扇門,伸手似乎想碰,情歌王子趕緊把她攔住。她的狀況還是不太穩定。 「……抱歉。」琪芳回過神來,按了按額角。「我剛剛看到了一些東西。我想那應該是幻 覺。」 「妳看到什麼?」 「我的家人。我的姊姊。」琪芳喃喃道:「出門前我和她吵了一架,還沒有和好。但我不 記得我們在吵什麼了。」 情歌王子紅了眼眶,看見琪芳坐下來,翻開筆記本在上面寫了一些東西。那本筆記裡充滿 了密密麻麻字跡,裡面不只有文字而已,還有簡略的地圖、位置標記等等,情歌王子很佩 服琪芳,同時越來越覺得自己很沒用。他什麼都辦不到。 「你在想什麼,王子?」 「不,沒有……」 「可以的話,你能陪我說一點話嗎?」琪芳道:「剛剛二隊把事情告訴我了,是小惠殺了 黛拉。二隊的那個女生。」 「妳是說──」 「小惠那麼善良,如果她知道她變成鬼還殺了人,她一定會崩潰吧。」琪芳道:「但是那 不是她的錯……她沒有錯。小惠是被俗仔殺死了。還有撲克也是。他也被俗仔害死了。」 「琪芳……」 「我想回去。」琪芳說道:「我好想回去。」 情歌王子待在旁邊,看見琪芳闔上筆記本,抱著膝蓋蜷縮起來。 「……對不起。」情歌王子道:「我不知道要怎麼……對不起。」 琪芳笑了起來。「為什麼?這也不是你的錯。」 「我不知道……」情歌王子道:「對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」 琪芳搖了搖頭,翻開筆記本閱讀著,而情歌王子沉默半晌,轉過頭,看見那一扇門安靜地 站在那裡,門板反射著月光和樹影。 「我想……我們找不到哈娜了。」沒有察覺情歌王子的動作,琪芳看著手中的筆記,道: 「王子,如果我死了,你能幫我把這本筆記交給BB嗎?」 情歌王子站起身。「琪芳,我覺得──」 「我們很有可能一輩子都回不去。」琪芳道:「這一切真的很荒唐……這竟然還是一場遊 戲。呵……真是可笑。」 「我覺得我們應該試試看。」 「你是指BB嗎?」琪芳道:「我很想相信他……但是,王子,萬一我根本見不到他呢?如 果我在那之前就死了,或是他已經變成鬼,那該怎麼辦?又如果我們全部都變成鬼了,只 剩下BB一個人,那他撐得住嗎?他又該怎麼辦呢?」 情歌王子停下腳步,站在那扇門的前方,他感覺到有風從兩側吹出來,帶著草葉特有的潮 濕氣味。 「王子?」 「我們應該試試看。」情歌王子道。「我們可以試。」 琪芳停下話頭。 「這扇門……會通往哪裡呢?」情歌王子道,眼神逐漸明亮了起來。「我想……它有可能 是死路,但也說不定它就是一直在找的出口。說不定它會把我困在裡面,但也說不定這扇 門其實通往外面。」 情歌王子伸手按住門板,感覺到尖刺般的冰冷。他試著推開一條小縫,黑暗從裡面滲了出 來,濃烈地像是要把人吞噬一樣。 「你在說什麼?」琪芳道:「王子,那不可能。」 「可是……如果我們錯過了怎麼辦?我們沒有其它方法了,我是說……如果這就是出口, 那麼我們總是要進去。這是一個機會。」 「那如果它不是呢?」琪芳慘笑道:「王子,我們還是先回去……」 「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完,我也有夢想。」情歌王子道:「但是,我早就知道那只是夢 想,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完成──所以我必須要走進去,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。琪芳,也 說不定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……這就是為什麼我活著走到這裡,不是別人,是這麼沒用的 我活著走到了這裡。」 「王子!」 琪芳站起身,而情歌王子凝視著眼前的門,覺得那扇門忽然變成了另一種面貌。 他聽得見琪芳喊他,情歌王子的身體同時在發著抖,但是他仍然注視著眼前的門,想著門 後的黑暗裡還有什麼、這一些黑暗又代表著什麼呢?在這個無止盡的夜晚裡,這扇門就是 唯一的道路。那扇門正散發著光芒。 「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。」 情歌王子這麼告訴自己,輕輕地推開門,黑暗攫住了他。牙齒因為恐懼而打顫起來,回過 頭,琪芳流下眼淚,情歌王子則往後退了一步,露出了笑容。 他在未知中找到了希望。 琪芳跪倒在地上。情歌王子做了一個深呼吸,走進門裡。 那邊傳來碰的一聲巨響,莫奇驚醒過來,轉頭看向可樂。 「……什麼聲音?」莫奇道:「你有聽見嗎?後面那邊?」 可樂站起身,同時莫奇注意到琪芳不見了,他記得她說要去找情歌王子。 「走吧。」可樂說道。 「拜託,不會吧……」 可樂沒有多說,莫奇痛苦地按著頭,拿槍走在可樂身後。 他們走進樹林。 「早知道說什麼也要把他們兩個攔下來。」不自覺加快了腳步,莫奇說道:「都這種情況 了,如果他們變成鬼的話那要怎麼辦?」 「你手上有槍。」 「什麼啊,你要我開槍?拜託,前幾分鐘我還在和那個女生說話,我怎麼可能開得了槍? 」莫奇道:「我才想問你,可樂,剛剛也是,你難道都不怕嗎?你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… …你真的沒問題嗎?」 「我不懂你的意思。」 「你很恐怖啊!」莫奇道:「你就不能變回以前那樣嗎?可樂,我現在完全不知道你在想 什麼,你未免也冷靜過頭了。你……你知不知道你讓我覺得很可怕?就算是你以前也沒有 這麼誇張!」 「我不記得了。」 「你──」 莫奇忽然停了口。他聽見了一串笑聲。 他們也看見了那一扇巨大的門。 「……姊。」 獨自一人跪坐在地上,琪芳面對著那扇門,說道:「姊姊,妳在說什麼?妳不認得我了嗎 ……我是琪芳啊?我終於回來了啊。」 莫奇煞白了臉,看見那一扇門上灑滿了怵目驚心的血跡,而在兩片門板的正下方,一截斷 裂的手臂落在那處,上面掛著殘破的布料,底下一片紅紅白白向外噴濺了好大一片。 「妳在說什麼啊,姊姊?」坐在那一灘血跡前方,琪芳笑道:「我真的是琪芳啊,我好不 容易才回來了,什麼人不人,鬼不鬼的……妳到底在說什麼?」 「唔──」 「本來每個人都會變的啊,姊,我們可能在外面碰到一些事,回來就變得不太一樣。」琪 芳笑著,又忽然哭了起來。「難道那也算是鬼嗎?那就是鬼嗎?但是什麼是人,什麼又是 鬼?我是人……妳要怎麼樣才能相信我?我真的沒有騙妳──我沒有背叛妳,姊姊,妳相 信我,我是人,妳相信我……相信我……」 摀住嘴,莫奇扶著旁邊的樹幹乾嘔起來,可樂沉默了一會兒,往琪芳走去,看見她滿臉眼 淚,望著那扇門,嘴角卻帶著恍惚的笑意。 「可樂,他們……」莫奇道:「他們兩個……」 「她瘋了。」 「我知道!」莫奇道:「但是……這到底是什麼?那扇門……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?剛剛 不是還好好的嗎?什麼狗屁遊戲,什麼人跟鬼──這裡到底是怎樣?到底是怎樣啊!」 琪芳笑了起來,隨手拈起了旁邊的一根雜草,往無人的前方遞了過去。 沒有人接過那根草。 於是琪芳收回手,輕輕地哼起了歌。 ---------------- 更多作品就在CxC: https://cxc.today/zh/store/inexplicable022652/work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-aviation.tw), 來自: 114.24.114.101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ptt-aviation.tw/marvel/M.1702050128.A.99A
IBERIC: 推 12/13 17:26